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山东京博试水资本市场反被“呛”
 

  曾被称为全流通时代举牌并购第一案的山东京博控股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京博”)收购*ST国通(600444)一事,历经两年多的波折后终于在今年年初画上了句号。*ST国通5日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国风集团与山东京博及山东海韵经过协商,已就终止国通管业股权转让签订协议,国风集团返还山东京博及山东海韵已支付的2.49亿元产权转让款,而后者推荐到国通管业的董事及高管则需离职。

  资料显示,2008年12月26日,国风集团与山东京博及山东海韵联合体签订了产权转让协议,国风集团将持有的安徽省巢湖市第一塑料厂100%国有产权转让给山东京博,转让价格为1.2212亿元;将持有的国通管业11.426%股权(1199.736万股)转让给山东海韵,转让价格为1.8874亿元。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山东京博及其关联方将持有国通管业23.31%的股份,成为后者的控股股东。而在此前,山东京博还耗资1.5亿余元,在二级市场收购了*ST 国通1073.3万股,占总股本的10.03%,借壳欲望相当强烈。

  据经济导报记者了解,此次股权转让终止的原因,是双方达成的国有股权转让事项未能在国务院国资委相关批复的有效期内获得中国证监会核准。另一方面,当初山东京博借壳*ST国通是为了实现石化主业上市和华中市场的突破,但随着安徽桑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投资22.78亿元的200万吨/年延迟焦化、200万吨/年重油深加工项目开工建设,山东京博石化产业进军合肥市场的规划开始遇阻。两方面的因素叠加,使山东京博萌生退意。

  于是国风集团与山东京博及山东海韵经协商,于去年12月31日签订了《关于解除产权转让合同之协议书》,一致同意解除之前签订的《产权转让合同》。

  而在同一天,*ST 国通董事马雪英、史庆苓,独立董事刘延伟和总经理吴加宝等4人向公司董事会递交了书面辞职报告。据悉,这是双方协议的一部分,即山东京博撤回向*ST 国通派出的董事及高管人选。与之相对应,国风集团则返还山东京博及山东海韵已经实际支付的产权转让价款2.49亿元。

  在公布的信息中,导报记者未见到双方股权转让终止的补偿条款。而实际上,这点其实颇为重要,毕竟2.49亿元的资金已经被国风集团使用了两年。对此,*ST国通证券部人士对导报记者表示,“控股股东只发来了协议要点,是否有补充协议并不清楚。”山东京博董事会办公室工作人员则以“刚来、不知情”为由,不肯透露具体信息。

  导报记者注意到,为借壳*ST国通,山东京博投入了巨额资金,除了先期支付2.49亿元的股权转让款外,还曾向*ST国通提供过1亿元的应急资金,这还不算在二级市场增持耗费的上亿元资金。而今,随着股权转让作罢,当初投入的巨额资金有可能被白用了两年,即便参照银行存款利率支付一定的利息,但考虑到资金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山东京博首次试水资本市场可算“惨败”。


活动五-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